没有爱就写不动。
阿浅(SylvianeDR)
主产狛苗|ki吉|鼠苑|元帅贞德|Newtmas
了解一下

—SRetz—

【狛苗】塔和最中的独家观察记录

【狛苗】塔和最中的独家观察记录
文|SylvianeDR

01.
塔和最中在被狛枝凪斗捡回去的时候,曾经是对「成为二代目江之岛盾子」充满期待的。
很快她就发现她真是太甜了。

02.
要做一个合格的绝望,首先就得了解希望。
因此每天晚上她都要跟着狛枝去看78期自相残杀的录像。他们一起坚持了几个月。
一开始狛枝还是正常地看着,双唇紧抿成一条好看的线,深绿色眸子里昏暗阴沉,不知道在想什么。到了中期的时候,只要那个象征着世界希望的苗木诚一出场,他的眼睛里就仿佛有光被点亮,身体从被懒懒靠着的椅背上不自觉地微微向前倾,好像离屏幕再近点就能更清楚地看见那在一次次论破中凸显出来的耀眼希望。到了后期的时候Monaka已经对这个成为了定番的活动感到了腻烦,毕竟不管是谁翻来覆去地看一个并不长的录像长达几个月都会感到无聊厌烦。但当然这还不是她彻底放弃参加这项活动的主要原因。
「狛枝哥……」
映在刚刚走近房间的Monaka眼里的景象,是一团松软的白毛近得仿佛要贴上电视屏幕的画面。狛枝凪斗用戴着棕红色手套的左手撑着电视机的外壳,那只白皙的右手已经抚上屏幕里苗木诚坚定的侧脸,整个人还仿佛兴奋得微微颤抖,伴随着低声而又狂热的呢喃。Monaka愣了两秒,默默退出房间,为已经沉浸在那场已经熟悉得让Monaka闭上眼睛都能完整走完流程的游戏、浑然忘却身边一切的白发男人关好房门,也不费心再重新推开门再来一遍。她快步离开了这条走廊。
从此Monaka再没和狛枝看过78期的杀人直播。

03.
狛枝凪斗每天都会关注苗木诚的新动态,连带着Monaka都会对最近在苗木身边发生的事情无比熟悉。
虽然在大部分时间里,世界的希望都在未来机关老老实实地当个合格的支部长,没有到处乱跑执行任务,可就是这种平常的日常情报都能让这个本该在绝望阵营里的男人感到无比愉悦。
从狛枝嘴里不停冒出的希望绝望论有意无意地参杂着苗木诚的生活细节,Monaka既被他吵得受不了,又被他口中充满着的“Hero君”“后辈”逐渐洗脑,当她有一天发现狛枝的话里不对劲的时候潜意识地在脑海里念着「苗木诚」这个名字,才突然意识到狛枝几乎半天没提到希望……
而这种不正常是因为苗木诚的妹妹苗木困和苗木诚的同学腐川冬子又开始在塔和市里大活跃……这都是什么事,Monaka觉得她整个人都被这个名字有关的一切包围了。
是啊,她本该想到的,打败了盾子姐姐的苗木诚于她而言就是个巨大的麻烦,她却选择了和一个深爱希望直到绝望的希望厨一起生活……Monaka撑着头,开始怀疑当初的决定是否正确了。

04.
某天突然发生了小小的变化。
Monaka吃着一日三餐之中稍微好一些的早餐,和狛枝一起抬着头看着对面巨大的屏幕——也多亏了塔和的技术,否则狛枝也不可能对苗木的事情了如指掌——看到某一幕的时候Monaka惊得把嘴里的牛奶统统喷了出来。
「这是什么?!」
大屏幕里映出的,是「苗木诚」的尸体。
他平日溢满希望的澄澈绿眸变得灰败黯淡、那张脸上侵染着死亡的气息。
是不是搞错了什么?昨天的苗木诚还好好地呆在他自己的办公室里!
Monaka注意到身边的狛枝比她刚刚还要失态,桌上的牛奶被他失手碰倒,失控地往桌沿淌去,他却无暇顾及,只是死死地盯着屏幕,仿佛被那具尸体一并夺去了呼吸。
从那双深绿的双眼深处,一点一点地溢出了绝望的漩涡。
有那么一会,Monaka和狛枝都没有去管盘里没吃完的吐司和在地上肆意流淌的牛奶,看着屏幕那头的发展。
那具尸体被超高校级的烟火师做成烟火的时候两人都微微抽了口气,屏幕里被调动起情绪的观众喧闹着,屏幕外两个绝望和在黑暗里伫立着的一众黑白熊一同沉默着。
自己这二代目绝望还未上任,希望就被炸成了天边的一朵烟花,还真是有够绝望的展开。Monaka在冰冷凝滞的气氛里自嘲般地想,但是她对这件事的真实性始终表现着怀疑——试想一下,倘若苗木诚真的被杀害了,凶手必然会被未来机关那群原·超高校级追杀直到星间飞行吧。但身旁一贯脑子好使的狛枝却花了很长的时间明白过来,勉强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
是不是要感谢那个超高校级的化妆师还有那个烟火师呢?离开餐桌前她这么想着。狛枝哥哥果然有问题,用盾子姐姐的话来说就是「陷入了恋爱中的可爱少女」。
她决定在下次狛枝继续以教育的名义在自己的面前发表长篇的希望绝望论时,暗自在心底里笑上几回。

05.
Monaka看着面前万花筒般的景象突然消失,过了一会才有些后怕地拍了拍自己的面颊,好不容易逃去外太空却因为还想关注地面的事态而恰好赶上了希望的洗脑动画,要不是那边突然中断了播放,她就又得从不是希望和绝望的任何一方的状态变成被重新卷入这个循环了。
是的,似乎狛枝的教育方式出了什么巨大的漏洞,「那时候」被埋在废墟里的Monaka因为既说不上是希望也谈不上绝望的结局而感到恐惧,而现在她为了选择不是希望也不是绝望的路线决定飞上太空,大约就是因为狛枝那狂热的语调以及扎根在心底的「希望必胜论」吧。
如果那时狛枝没有把她捡回去,那么她不会成为一个半途而废的「二代目江之岛盾子」,当然,很大可能是直接屈辱地死在了废墟里。要成为盾子姐姐难度太大了,无论是她,还是狛枝哥哥,怀抱着这样的想法,都太甜了。
Monaka随手从旁边捞来一包薯片,视线依然没有从屏幕上移开。既然「神座出流」已经把洗脑映像的持有者「收复」了,那么继续观察地面发生的事也不算太危险。这么想着的她眼睛捕捉到了一个作为男生而言不算太强壮的身影,甚至有时候看上去比女生还要娇小。但就是这样平凡的血肉之躯撑起了世界的希望。Monaka一时之间有点明白了为什么狛枝凪斗会对面前这个人改观,因为他依靠的「幸运」不是他战胜一切的必要因素,而他内心深处的灵魂,那足以与「希望」相衬的灵魂才是最强大的。
苗木诚站在路边,目送着77期生走向未来。Monaka敏锐地捕捉到在队伍后方的某个白发男人,他的视线在远方已经锁定了他的「希望」,走向对方的步子不禁加快,带着少许迫切。
「咦,直接牵手了?还真是被你占了大便宜啊,狛枝哥哥。」
屏幕上,狛枝凪斗和苗木诚站得并不算太近,距离甚至可以称之为远,Monaka推测这是为了不吓到对方;狛枝的双手却紧紧握住了苗木的手,那只屡次在绝境中依然能攀紧希望的绳索的手。他有意放缓了语速显得自己不那么狂热,但深绿的眼睛里却是Monaka在与他相处的时候从未见过的、近乎小心翼翼的温柔,里头包含着的情绪只有局外人才能看得一清二楚。
直到狛枝被二大抬走,已经被落在后方的苗木愣了一下,听见那句「以后会再见的」时候露出了一种「拿你没办法」的微笑。
Monaka生无可恋地关上屏幕,只觉得自己为什么要作死去看这一幕,简直被秀了一脸。她默默念了一声「辣眼睛」,随即继续低头摁起了PSV,决定不再关心这两个人。
—End.
评论(10)
热度(302)

© —SRetz— | Powered by LOFTER